设置

关灯

第60章幼稚的男人

    

      偌大的浴池里充满了氤氳的蒸气,白色的热气烟雾瀰漫着四周,让人看不清阎彻此刻的表情。

      他坐在浴池里,神情冷酷。

      阎彻有些疲惫地闭上双眼,可是脑袋里的思绪却无法停止,他的心从来不曾这样不平静过,一直以来,他静謐无波的心海从未起过波澜,可是

      自她的出现后,他被改变了。

      每次他和她的谈话,总是他先主动,他先开口,他的心莫名的对她充满兴趣,对她曾经歷的过往也充满好奇,自侍女殿到日时殿,自第一眼到现在日日相见,他那莫名的情绪不曾停下。

      他总觉得只要见多了,他对她的兴趣自然就不会这么大,可是,谁知道自己竟然越来越不受控起来。

      十九年来,他不曾感受过心跳的感觉,有时候他觉得自己好像没有灵魂,仅有一副貌美的躯壳在这个世界上虚度着。

      他与生俱来的魔法力量,是身为亚斯特人的特殊能力,从他叁岁开始,便能够将魔法运用自如,可是无论他再怎么厉害,他却始终无法感受任何喜怒哀乐的感觉,什么叫作感动?什么叫作惊恐?十九年了,他还未曾体验过。

      其实,他比她悲哀,她的人生至少感受过悲苦哀愁,但是他却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  然而,命运让他们相遇,让他第一次感受到一种活生生的滋味,可是她却不愿意和他扯上任何一层关係,即使是主僕关係,若让她自由选择,他知道她也一定不想要。

      即便他生来就俊美,她对他也没有任何一点贪恋,即使他地位崇高,她也不想攀附他成为人中龙凤,她一颗晶莹剔透的心,没有慾望参杂在里头,她只愿成为神的僕人,终身不嫁。

      如今,她已然走入他的世界,却依然保持着与他的距离,这对他来说有些受挫,因为他从未被一个人如此无视,而且还是最卑微的一个女奴。

      这一丝不甘的情绪,让他没有了以往的好心眼,于是,他往外唤了一声:

      「让商若进来服侍。」阎彻的脸佈满寒霜,他冷冷开口吩咐。

      站在浴池外的是文御和商若,他们两人听见了阎彻的吩咐后,都瞬间愣在了当下。

      一般情况之下,阎彻基于男女之防的关係,沐浴后都是由文御入内服侍的,也因为商若是未婚之女,为了顾全她的名声,阎彻仅让她在外传递毛巾、衣物等相关物品,绝不让她入内,以避免男女之间的尷尬。

      但是,今晚阎彻这一吩咐,几乎让人没有任何一点怀疑的就是衝着商若而来。

      文御见商若的脸色瞬间刷白,捧着衣物的小手有些颤抖,他看着她这副模样实在有些于心不忍,于是,他第一次大胆地主动向阎彻开口请求:

      「主上,还是让我服侍您吧!」文御朝内恭敬问道。

      「往后沐浴,只需要商若一人服侍便可,你离开吧!不要再让我说第二次!」阎彻语气冷硬,显然已经没了耐性。

      文御眉头皱了一下,他转头望向商若,眼神里有着深深的歉疚,因为在阎彻的坚持之下,他实在救不了她。

      而商若虽然不安,却也抬眸看了文御一眼,对于文御的相助,她很是感激,于是,她也用着感激的神情示意文御,表达她的感谢,也传达着她可以应付的讯息,要文御不必内疚。

      文御见商若并不逃避的模样,心里对她也有了一个很好的印象,只是,这样一来,她势必要日日目视着主上那充满男人味的健壮躯体,这对她一个未婚的女孩子来说,似乎在名声上会留下不好的影响,即便照顾主上的只有少少几个侍女,但这样的情形也应该很快就会被传了出去,这种八卦消息主上应该明白也应该避免,怎么今晚他会如此任性行事呢?

      文御想不透自己那个沉静如海的主上,做事万分小心的主上,为什么要这样故意弄臭商若的名声?

      可是主上做事,他没有资格过问,只能听话的离开浴池,把一切全交由商若去处置。

      文御离开之后,商若抱着白色的毛巾,战战兢兢地走入宽敞的浴室里,一走入浴室,眼前的阎彻坐在池中,袒露着他健壮的体魄,毫不避讳。

      商若将自己的视线定格在他的脸上,不敢随意游移自己的眼神,这一举动,很快就被阎彻给识破,于是,他坏心地从浴池里站起身躯,然后旁若无人地踏上浴池里的石阶走出浴池,漫步走向僵在池边的商若。

      而商若被阎彻这一举动给吓得魂都快飞了,她没有想到,这个阎彻如此这般大胆,也如此这般地离经叛道,未婚男女是不能够窥视对方躯体的,这是亚斯特人的古老传统,阎彻不会不知道!

      她真的不明白,为什么他总在她这里做出这些突破男女界线的动作,这完全没有任何道理!

      可是,她不能拒绝服侍主上,因为她是圣侍,唯有将主上服侍好,她才有机会能够成为神的奴僕。

      阎彻光裸着全身来到商若面前,低头望着娇小瘦弱的她,他看见她的手在抖,身子也有些晃,她被他吓得不轻,可是他就想看她这副模样,他不准她,明目张胆地不在意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