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59章互不理解

    

      歷经了上午在神学院发生的小插曲,商若跟着阎彻回到了日时殿后,在伺候这个难搞的主子上是更加的用心。

      原因无他,她只想和平淡然地度过身为圣侍的这段时间,只要平安通过了身为圣侍的考验后,她便可以全心全意地将自己完全奉献给月光女神,成为神圣的神职人员,一名能够接受神諭的女祭司。

      她常想,或许阎彻是神派遣而来的考验,为了让她通过试炼,就是想将她淬炼成为更为出色的女祭司。

      阎彻端坐在高级贵气的原木书桌前,翻阅着一本典籍,那本书看来已经年代久远,积着一层薄灰,纸张也有着泛黄的痕跡。

      她在极度温暖的壁炉旁的长桌上准备着热茶,她细心地检测茶温,仔细地端看茶色,等一切都应该符合阎彻的标准之后,她才小心将茶倒出,然后安安静静的端到阎彻桌上。

      而阎彻在她落茶后,便又再度对她开了口:

      「讨厌我吧?」阎彻头也没抬地突然开口问着商若,他的眼睛依旧仍注视着书本。

      商若心里一惊,下意识就觉得这个男人似乎是不打算放过她的感觉了。

      「没有,主上。」商若再次掩盖着自己的心思,摇头惶恐地反驳着。

      「那你说说,对你来说,我是什么?」阎彻的嘴角扬起一抹隐约的微笑,那抹笑有点刺眼,不怀好意。

      商若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得罪了他,她看着他的表情,心情沉重地如同压着一块大石,让她感觉呼吸不顺。

      「对商若来说,您就是我的主上,我唯一顺从的主上。」商若乖顺地投其所好,她实在无法再挤出一丝力气去反抗他。

      她的生活,没有任何条件可以让她表现任性。

      阎彻见她语气顺从却极其乏力,他感受到了她的力不从心,他确实不好应付,尤其当他特别针对的时候,更是让人感觉无法招架。

      感觉到了她的示弱,于是,他终于抬头,正眼瞧她。

      眼前这个女孩,生得白嫩水润,五官纯静,却很明显地带着一丝若有似无的哀愁,让他有点好奇她人生的全部面貌。

      「你看起来很累,可是圣侍这个工作需要克服劳累,因为这是神的试炼,只有超越试炼,你才能成为侍奉神明的祭司。」阎彻低沉的声线,缓缓开示着商若,不带任何恶意。

      可是听在商若的耳朵里,阎彻这番好意的劝导,听起来就像是又不满意她的答覆,两人的心思各异,不在一处。

      「对不起,主上。」商若不敢随意答话,只能先顺从道歉。

      「是不是不管我说什么话,你唯一会说的话就是道歉?」阎彻针对她动不动就道歉的举动,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,难道,他就真的没有任何一点让她能够在意的地方?

      「商若自知自己身份卑微,很多地方做得都不够好,时常让主上觉得困扰,若是主上真的觉得商若实在不堪重任,是不是能请主上重新再挑选另一个更适合的侍女?」商若真心觉得有点心累了,这个王储接班人真的不是随便任何一个人都能侍奉的,她很有自觉,便想从这里彻底离开阎彻的视线。

      一听见商若的请辞,阎彻先是愣了一下,几秒之后,他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,那抹笑极为绝美,却带着深深的剧毒。

      「你想离开?」阎彻轻问,可是语调明显冷淡了很多。

      商若心头虽然有点惊怕,可是她实在不想再跟这个王储接班人有任何一点瓜葛了,她本来就对这些皇室贵族没有好感,她的阶级更是让她对他们有着很深一层的误解,这个世界极度不公,有人生来丰衣足食,但有些人一生下来,就注定餐风露宿。她就是属于后者,后者与前者是没有办法心灵相通的,可是这个阎彻.....

      他要的不单单仅是她的服从与服侍,他要的是她的心!

      他要她把他当成人生中最重要的事,她必须无我,只为他而活,只为了他而存在。

      可是她的心早已经奉献给月光女神了!她最终想要服侍的,仅有女神而已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