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1章炙烈的性愛(激H)

    

      深夜里的阎毅散发着一股危险的气息,当陶昕瑀被扯入男人怀中时,她才后知后觉地感受到了这个拥着自己狂吻的男人,变得更加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  「唔……昊……别……唔……」陶昕瑀试图说话,却被阎毅死死錮在怀中索吻。

      阎毅有些不耐怀里的女人总叫着别的男人的名字,他突然地放开妻子的唇舌,然后舔上了她的耳廓,在她耳畔喷洒着温热的气息,吩咐道:

      「叫老公。」

      面对如此调情的动作与声调,陶昕瑀有些不太适应,她再度睁眼望着男人,凝视了一阵子之后,她才缓缓放松了戒心,乖巧地应答着:

      「老公……」

      面对妻子顺从的举动,阎毅相当满意,躺在他身下的女人清秀娟丽,一股清新的味道很合他的胃口,即使尚未与她好好相处,单从外表看起来,就让他心痒难耐。

      「好乖,今晚,你必须全程这样喊我。」一个指令下达,那语气如同一个居于上位的翘楚,正在命令着她该怎么行事。

      陶昕瑀正在感受一个全然不同的丈夫。

      即使他有些不同以往,可是在她深深的凝视下,她知道他就是自己的丈夫阎昊没错,她绝不会认错。

      在如此肯定的状态下,陶昕瑀放松身心地投入与自己丈夫的欢爱之中。

      男人狂傲地揉着她的胸乳,与她吻得渍渍作响,这个吻十分情色,让陶昕瑀软在阎毅怀中,任由他搓圆捏扁,也任由他恣意索要。

      没多久,她被丈夫脱了个精光,他们两人全身赤裸紧密贴合,她感受到了丈夫勃起后的坚硬巨大,而丈夫也拉着她的手,摸向他的巨大,开始上下套弄起来。

      陶昕瑀对于这个动作相当羞涩,可是她已经被丈夫强制地抓着手摆动,她也只能顺从丈夫的慾望,给他一点慰藉与满足。

      接着,阎毅下床站在床边,他拉起陶昕瑀,将自己的巨大展示在她面前,然后魔魅地说:

      「含住。」

      陶昕瑀见丈夫将自己下身的硬挺强势地逼近她的小嘴,她有些害怕起来,更重要的是,她不懂怎么帮男人口交!

      「我……我不会……」陶昕瑀抖着声音说道。

      阎毅轻笑了一声,语调邪佞地说:

      「不会才好,自己的女人当然要自己调教。」

      陶昕瑀见丈夫一副势在必行的模样,她即使不怎么愿意,似乎也没有反抗的馀地了,于是,她抬起小手,轻轻握住了丈夫的粗大,然后等待丈夫的指示。

      「张口轻轻含住前端,用舌头轻舔、转圈再深深吸允……」

      陶昕瑀在阎毅的指导之下,慢慢地吃起了他的坚硬粗大,从轻允再到深吸,陶昕瑀的小嘴根本容纳不了阎毅的一半,顶多来到叁分之一便无法再深入,却也足够激起阎毅的恐怖兽慾。

      阎毅一把将跪着帮他口交的妻子拉起,兇狠地吻上了女人的红唇,与她唇舌交缠,大手往下探,来到她的隐秘之处,修长的手指在湿润不已的穴口揉拧了一下后,感受到更多蜜液的分泌出来,便立即插入一指。

      「啊啊……老公……」陶昕瑀此刻和阎毅双双站在床边,她被高大的男人紧搂在怀里接吻,吻到了最极致的时候,男人将自己修长的手指插入了她极为湿润的小穴里。

      阎毅为了不让陶昕瑀感到疼痛,特地停止了一下,等待她的适应,这样的体贴举动他不曾做过,魔族的女人淫荡骚浪,要他狠狠插入都来不及了,怎么还会让他暂时停下动作?根本是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  「嗯……」

      阎毅的手指先是被紧紧绞住,过了一阵子后发现女人已经有些适应放松,便开始抽动起自己的手指,深深浅浅的插弄起来。

      「啊啊……嗯……啊啊……」陶昕瑀攀着丈夫,让丈夫抬起了一腿架在前臂上,然后被他狠狠用手指插弄着小穴。

      溢满淫水的蜜穴有些搔痒,被男人略微粗糙的手指快速而用力的抽插着,颇有一股酥麻的爽快,弄得陶昕瑀淫叫不已。

      「啊啊……老公……啊啊啊……」

      「舒服?」阎毅看着眼前那张已经佈满慾色的小脸,轻笑着问。

      「嗯……啊啊啊……」陶昕瑀不想否认,自己的丈夫很会玩,让她舒适地好想喷洩,但因为这样太过羞耻,她只能不断忍耐洩身的衝动。

      「要不要让老公进去?」阎毅一边极快地插弄小穴,一边邪笑着问。

      「嗯……要……」陶昕瑀在阎毅怀里点着头回答,她的身体似乎因为手指的插弄而更不满足,也许是已经体验过巨大粗硬的滋味,此刻的她好想再次感受被填得满溢的感觉。

      「要什么?」阎毅开始调教。

      「啊啊……要你……进来……」陶昕瑀已经被手指玩弄得有些啜泣起来。

      「不对,要说对了我才给你。」阎毅更加狂猛的将手指出入蜜穴之内。

      「我……我不会……老公……」陶昕瑀已经快被自己的丈夫逼疯了,今夜的丈夫跟昨夜南辕北辙,似乎非得将她逼上绝境才肯罢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