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17章閻毅現身

    

      翌日清晨——

      陶昕瑀在刺眼的阳光照射下,缓缓甦醒。她全身酸痛,腿间的刺痛与酸疼在在显示着自己已经被丈夫夺走了初夜,她和丈夫已经融为一体。

      她微皱着眉头,身后宽大温暖的怀抱将她紧紧围绕,此刻的感觉虽然十分甜蜜,但是想起昨夜的初次,她心里却是颤颤地害怕。

      自己的丈夫相当强壮,在床事上,他霸道、强势、狠戾,跟平时那斯文清冷的模样相距甚大,阎昊就像个双面人一样,让她摸不透,抓不着,相当令人迷惑。

      昨夜的欢爱,是她第一次感受男人的索爱,阎昊昨夜沉默的插干,让她第一次感受到了男女间的不同,当她已经无法再承受了,可是阎昊却更加激烈地索要,彷彿她那般承受不住的样子对他来说才是最极致的美丽模样。

      他,毫不掩饰自己的能力。

      陶昕瑀红着脸,独自回忆着她和阎昊之间的性事,她不得不承认,阎昊的性慾极强,也十分懂得如何做爱,昨夜他弄得她舒爽得不行,甚至舒服到不断洩身哭泣。

      她崇拜他,也已经臣服于他。

      小手轻轻抚上男人搂着她的强壮手臂,身后的男人立刻就睁眼甦醒,阎昊用着晨起的性感沙哑嗓音,柔声问道:

      「醒了?身体还好吗?痛不痛?」

      陶昕瑀没想到自己才轻轻一动就吵醒了男人,她一个转身,投入男人的怀里,红着脸娇嗔道:

      「痛死了!都是你造成的!」陶昕瑀边娇声怒骂边用着小手捶向男人健壮的胸膛,让阎昊一清醒,就享受了来自于妻子的怒骂式撒娇。

      阎昊的心情好极了,昨夜已经享受过妻子的甜美,也品嚐过了她的所有,今天一早又被她如此娇羞的投怀送抱,让他不由自主地扬起了嘴角。

      第一次,他感觉到了书上所说的,幸福。

      他更加珍惜地将怀里的女人搂紧,温柔地安抚:

      「是我不好,昨夜你是初次,我不该那样需索无度。」阎昊又恢復了平时那温文儒雅的斯文模样,音调清冷。

      陶昕瑀被男人紧紧拥住,那结合过后的亲密相拥,给了她满满的幸福感受,此刻的她觉得自己幸福得快要死掉,她没有想过,自己竟然也有这么美满的一天。

      从小到大的家庭环境并不优渥与舒适,她什么都只能依靠自己,甚至还要成为母亲与弟弟的依靠,现在,她有了这样优秀的丈夫,她终于也有依靠别人的一天,这让她的心,一阵酸,一阵甜,有点想要哭的感觉。

      「昊,我们终于成为真正的夫妻了。」陶昕瑀最终还是选择了用微笑面对这一切,不论环境是好是坏,她都想微笑以对。就算是心酸和感叹,她都希望这些苦涩可以用微笑转化成养分,让她在往后的日子里若遇上了什么不顺遂,可以成为她勇敢的力量。

      于是,她选择了温暖的感受与丈夫分享。

      「瑀,替我们怀个孩子吧!」阎昊语气十分温柔地向陶昕瑀要求,却无意识地说漏了嘴。

      「我们?」陶昕瑀露出了疑惑的表情,不明白地望着阎昊的俊顏问道。

      阎昊表情一僵,他有些气恼自己在陶昕瑀面前实在太过松懈,竟然说出了『我们』这样的字眼,差一点就洩漏了秘密。

      「我话说太快了,是替我怀个孩子吧!嗯?」阎昊淡定地转了一个弯,再次问着陶昕瑀。

      「你喜欢孩子?」陶昕瑀有些诧异,她没想到阎昊竟然这么快就想要生孩子。

      阎昊有些语塞,其实他不怎么喜欢孩子,可是他必须要有个孩子来承接他的一切,他必须遵照祖训尽力繁衍后代,他必须为了国家多繁殖后代,所以,他想要孩子。

      可是,他当然不能实话实说。

      「嗯。」于是,他如此简洁地回答了陶昕瑀。

      陶昕瑀没想到阎昊竟然会喜欢孩子!既然他喜欢,那么身为妻子的她当然会好好配合丈夫的所求。

      「既然你想,那我们就怀吧!」陶昕瑀有些羞涩地答应了阎昊。

      「除了你不方便的日子之外,我会日日索要,你必须给我,才能早日怀上,知道吗?」阎昊柔声地提醒了陶昕瑀,目的就是要她不能拒绝他的索爱。

      「不需要天天做吧?」陶昕瑀对于阎昊的要求,又產生了些许的质疑。

      「我之前身体健检时被告知了精虫数量较少,要怀孩子的话必须多做一些,才能有机会。」阎昊,又信手拈来一句谎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