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16章魔之性幻(激H)

    

      啪啪啪啪啪啪……

      水声之后,再度响彻卧室的是阎昊发狠撞击妻子的声音。

      他将陶昕瑀的双腿往上撑开,让她的小穴抬起露出,他骑上女人,由上而下直挺的插弄。

      「昊……不要这样……到了……到底了……」第一次尝试云雨的陶昕瑀怎堪阎昊这般操弄,她不断被硬挺的巨棒直插到底,甚至几次还插入宫内,她受不了这样激烈的抽插,只能哭泣求饶。

      「受着。」阎昊简短地回应,可是动作依旧快速激烈。

      「啊啊啊啊……啊啊啊啊……」陶昕瑀阻止不了男人,只能反手抓着枕头,难耐呻吟地承受如此让她不堪负荷的撞击。

      这样深插了一阵之后,阎昊将陶昕瑀翻身,没有经验的陶昕瑀不明所以,她害怕地转头颤声寻问:

      「昊……你做什么……」

      阎昊沉着脸不说话,翻过陶昕瑀之后,让她跪趴在床上,他的大掌控制着她不盈一握的纤腰,强势地抬起她的蜜桃嫩臀,一把便将自己的硕大直插到底。

      「啊啊啊啊啊……」陶昕瑀被后入到底,她难耐地呻吟出声,感觉和躺在床上的感受完全不同,这样从背后插入,男人的巨大相当地深入,还没开始动作,陶昕瑀就感觉被直插宫内。

      阎昊被陶昕瑀有些紧张僵硬的动作给绞得死紧,这样紧致舒服的感受,让他深吸了一口气,眼底的秽暗更加地鲜明,他无法再静止不动,身下的女体实在太过美好。

      有些用力地扯近女人的娇臀,阎昊开始大力大力的撞击,他加快速度深度抽插,根根尽入,次次撞入宫内,弄得陶昕瑀高潮不止,蜜液无法克制地喷洩而出。

      「啊啊啊啊啊啊啊……」

      啪啪啪啪啪啪啪……

      「不要了……昊……」

      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……

      「不行了……不可以……又要洩了……」

      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……

      无论陶昕瑀如何求饶,阎昊只是沉默地插干,她实在抵不住这样的炙热狂潮,只能任由自己狂乱的高潮洩身,蜜液飞溅在男人身上。

      阎昊见女人已然高潮,可是他还相当硬挺,再加上她的美好滋味让他有些发缠,根本不想这么早就结束,他抱起娇小的女人,来到一旁的落地窗前,让她双手撑在落地窗上,双腿微开站立,然后,他立在她的身后,深深挺动。

      「嗯……啊啊……昊……太深了……」陶昕瑀撑在窗前被丈夫狂猛抽插,她想拒绝丈夫的秽乱行为,但是才刚回头,便被自己的丈夫封住唇舌,阎昊大手来到陶昕瑀的胸乳上狂乱地揉捏,一边接吻一边放肆抽动,让陶昕瑀整个人被如此充满魔魅的性爱节奏所掌控,沉浸其中。

      而远在亚斯特帝国的阎毅早就感应到了阎昊身上的性爱感受,他从未在自己兄长身上感受到如此激烈的性衝动,一秒的瞬移,他便来到阎昊与陶昕瑀所居住的卧室阳台上,刚好看见了一个娇小的女人,正在窗前被自己的兄长从身后疯狂抽插着。

      由于落地窗有拉上一曾薄透的窗帘,阎毅只能看见隐约的身影,但是无法清楚看清陶昕瑀的容貌。

      只见女人被身后的男人边揉胸边亲吻,更加淫秽的是,男人还猛烈的插干着她的小穴,她一手撑在窗上,一手搭在男人的大手之上,她毫无办法,此刻她已被身后强势的男人禁錮在身前,只能任由男人随意玩弄。

      阎毅能从阎昊身上感受到这个女人的滋味,那是一种极致的纯粹与美好,她纯洁紧緻,那从未被其他男人佔有的滋味,从她刚才流出的处女血上便能得知一二。

      他吞嚥着唾沫,看着兄长激狂猛烈地奔驰在女人身上,虽说魔族性慾本就相当强烈,可是内心里的那种激狂,却是他从未在兄长身上体会过的,让他对这名人类女子產生了极大的好奇,也更加深他想品嚐她的慾望。

      眼尖的阎昊知道阎毅来到了窗外的阳台上,他正注视着他们的妻子,想必他已经从自己身上感受到了妻子的美好,才特地瞬移来到这里,为的就想亲眼目睹究竟是怎样的女人,怎么能够拥有如此美好的身体。

      阎昊为了想让自己的弟弟好好感受一下陶昕瑀,便开始更加暴烈地插干着陶昕瑀,一下快过一下,一下重过一下,他极快极深地撞入宫内,与妻子极深地亲密接触,当他的巨大在她体内深入她的子宫,那样激狂的衝撞之感,让他感觉舒畅极了,一种极致宣洩的暴烈性爱,让他畅快无比,舒服得不想停下。

      「唔……不行……唔……不要了……」陶昕瑀在丈夫口中啜泣呻吟,她已经到达了顶点,身后的丈夫太过持久坚硬,她根本无法承受这样多的插干。

      阎昊放开陶昕瑀的唇舌,再次极速驰骋着妻子的娇嫩女体,那肉体撞击的淫乱之声伴随着妻子洩身洩底的渍渍水声,整个卧室里淫秽不堪。

      陶昕瑀无法继续坚持站立着被插干,她软了身子却被阎昊一把捞起,他退出了女人,将女人抱回床上,用着传统的男上女下姿势,将她紧紧錮在怀里,再次将自己深深插入。

      这一插入,阎昊不再客气,他开始秽乱暴烈的摆动腰臀,深深在妻子体内狂乱抽插,整根整根地插入,再整根整根的抽出,那插干的狠劲,就像是魔障了一般,臀部激烈摆动着,如同电动马达一样。

      「啊啊啊啊啊……昊……放过我……求你了……」陶昕瑀惊心地哭喊,她再也承受不住这样过于激烈的抽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