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10章清晨之吻

    

      陶昕瑀用长形抱枕将大床一分为二,然后再抱来一条棉被,这样一人一条被子盖着,井水不犯河水,应该就没有什么问题了吧?

      她虽然和阎昊结了婚,可是因为结婚的本意并不是因为与他谈了恋爱才结婚,也不是因为单纯想结婚而结婚,她之所以结婚,只是希望能够找个男人保护她、保护母亲与弟弟,在这样的前提下结婚,陶昕瑀对于这场婚姻的发展后续,并不是很看好。

      纵然,她确实曾经想要组建一个属于自己的家庭,无奈那个被自己所深爱的男人无法为了自己而捨弃原生的家庭,加上他的父母相当反对他们的感情,男人抵抗不了他母亲的以死威胁,只能忍痛选择放弃。

      在孝道与爱情之间,他选择尽孝,陶昕瑀着实无法苛责那个男人,却无法否认这段感情对她造成的伤害,让她对于感情这件事,实在积极主动不起来。

      如今她已然结婚,却仍旧无法忘怀曾经的伤痛,她告诉自己绝对不能这样浑浑噩噩地交付自己,她与阎昊必须经过适当的磨合,再进一步才是明智之举。

      而当阎昊回到卧房里,见陶昕瑀已经自行将大床壁垒分明的分开后,他的嘴角有些轻蔑的微微扬起,这场婚姻来得很匆促,这是他第一次没有思考太多就衝动而为,那急于将女人贴上自己标籤的举动,让他也摸不清为何自己会这样如此躁动?

      刚才在书房思考了一晚,他得出了一个结论,这一切脱序的行动也许都和那抹水晶碎片有关。

      能量水晶因为一直不完整,是造成帝国的不安因素之一。他身为联邦帝国之主,为了控制其他二个族姓,他必须赶紧将碎片找回,并且带回帝国,将它復原回原位。

      可是,能量水晶因为太过喜欢陶昕瑀而迟迟不肯从她身上离开,若是水晶不愿意来到他手上,那么谁都无法强迫水晶任何事。

      于是,他才会这般地想将陶昕瑀佔为己有,他才会这样衝动地快速与她成婚,他也因为能量水晶的关係,想要这名女子成为替他繁衍后代的对象,既是这样,那么他便必须跟她结为夫妻,因为阎氏的祖训,只有妻子才具有替阎氏繁衍后代的资格。

      纵然想了几百种原因、理由,他却不想否认,自己确实被陶昕瑀所吸引,这是主要原因。

      看着这张壁垒分明的床,阎昊失笑,原来自己的魅力还不够迷惑床上的这个小女人,她似乎还无法逃脱自己的心魔,也因为这样而无法立即接受他,这一点让他有些失落。

      本以为自己的美貌与迷人的魅力,应该能够成为女人杀手,如今他深深体会到了,自己对于一个心门封闭的女人来说,还是不够具有杀伤力。

      在亚斯特帝国,美女如云的人间仙境里,他想要什么女人,那女人就得乖乖躺在他身下任由他操弄,赫氏与白氏的女人们更是对他趋之若鶩,求欢书信源源不绝。

      因为不是妻子就不能替阎氏繁衍,所以他不曾射入那些女人们的体内,也未曾体会过慾望极致的高潮之感。

      他盯着陶昕瑀熟睡中小小的身躯,不知道她被操干起来是什么滋味?想到这里,阎昊的眸色开始变得深沉浑浊了起来,那鲜明的慾色染上了漂亮的眼眸,想要狠狠掠夺的慾望也满溢在他的心头。

      没关係,越是难以得手的肉体,越是能够激起他狠戾、阴騭的性之慾望,他慢慢在等待,从明天开始,他就要一步一步地展开他的魔性,誓要将床上的妻子,掠劫得一乾二净。

      --------

      清晨的阳光透过未拉上窗帘的落地窗洒落在一旁的大床之上,那抹淡淡的金黄色泽,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逐渐变得尖锐,刺眼的光线晒得陶昕瑀不得不从梦中甦醒,她缓缓睁开眼,印入眼帘的是一副壮硕的男性躯体,而她正被那俊美的男人,拥在怀里,两人的身体正紧密地贴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  这个认知让陶昕瑀立刻惊醒,她轻轻推着男人壮硕的胸膛,但是因为男人将她搂抱得很紧,让她无法如愿离开男人的怀抱。

      她的小手贴着男人炙热的胸膛,男人双眼紧闭,唯美如雕塑般的俊美轮廓因为阳光的撒落,将他衬托得如同落入凡尘的男天使一般,看的陶昕瑀在心里叹息不已,她觉得自己根本就是捡到宝了,这样完美无瑕的男人竟然是她的丈夫?真的让她有些难以置信起来。

      而阎昊其实早就清醒,可是他实在不想放开陶昕瑀娇柔的身躯,只能像个无赖般的装睡,藉着装睡企图多拥抱女人一会儿。

      怀里的小女人十分软嫩,味道清新好闻,她没有过多的艷气,只有如同桂花一般的迷人清新,让他只是拥着她,身体便產生了慾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