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9章結婚同住

    

      听到了这里,阎昊的心终于沉静了下来,他十分庆幸陶昕瑀的相亲失败,这才让他等到了机会。

      「你呢?你怎么也来相亲了?依你的条件根本不需要来婚姻介绍所吧!像你这般的美貌,倒追你的女人大概数都数不清了。」陶昕瑀对阎昊出现在此,也是相当的好奇。

      「我既然被公司外派常驻在台湾,便想在这里成家立业,我年纪到了也想稳定下来。」阎昊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  「嗯,你的想法很正确,既然会在这里长久居住,是该找个人安稳过日子。」陶昕瑀淡淡地回应着阎昊,其实,她心里对于阎昊来到台湾的第一件事是先相亲,而不是先找她,让她心里出现有些不舒服的疙瘩。

      在波兰分别之前,陶昕瑀明明看见了阎昊眼里对自己的不捨,她本以为阎昊对自己应该是有好感的,却不想他在她后脚来到台湾,第一件事没有找她就算了,竟然还因为想要结婚而跑来相亲,这项事实让她的心情有些滞闷起来。

      「刚刚听见你谈起来相亲的因素,似乎是因为一些迫不得已的理由,即便是这样,我还是想再问你一次,你现在是否真的愿意结婚?」阎昊问话的样子有些认真,看得陶昕瑀的心瞬间紧缩了起来。

      她刚刚还因为阎昊来相亲而感到不愉快,但是在下一秒,看见了阎昊如此认真询问她是否真的想结婚的时候,陶昕瑀不想说谎,她是既心慌小鹿又乱撞,搞得她心跳加速不已。

      「我想结婚,但是,我希望结婚的对象能够连同我的家人一起纳入婚姻的范畴里,很可惜的是,这样的人并不好找。」陶昕瑀不想说谎地实话实说。

      阎昊的眸子闪过一抹明瞭的神色,他不管陶昕瑀有几种想结婚的理由,只要她“想结婚”就好,其他的对他来说都是小事。

      「你父亲的事,你可以放心,对我而言那并不是难事。」阎昊没头没尾的就对陶昕瑀保证起她父亲的事,让陶昕瑀一时之间目瞪口呆起来。

      「等....等一下!」陶昕瑀傻着一张脸,小心问着,「阎昊哥,为什么……你要……对我保证我父亲的事?」

      阎昊的眼神逐渐变得犀利起来,他带着几分认真的眸色盯着陶昕瑀,缓缓开口:

      「你说呢?」

      陶昕瑀被阎昊这一反问给问得哑口无言,她开始有些慌张无措,阎昊这一番话她不是听不懂,可是她深怕自己会错了意,此刻的她的确需要一个强壮的男人来保护她、保护她的家人,可是,阎昊的条件实在太好了,好得让她自己都觉得高攀了阎昊。

      「我……我不知道……」于是,自卑心作祟的陶昕瑀当起了缩头乌龟,不敢说出自己心里所想的。

      「陶昕瑀,我和你不是在相亲吗?那不就是为了结婚这件事而来?你现在因为你父亲而必须结婚,我现在因为想稳定下来而必须结婚,既然你父亲的事对我而言不是难题,那么,我和你之间应该就不存在任何障碍了吧?」阎昊没有给陶昕瑀逃避的空间,他直接挑明地说着自己的来意。

      「我不想否认,我们之间确实很有缘分,对于你这个男人,我也是颇有好感,但是,我从来没有过有一天我们竟然会这样快速地进入谈论婚嫁的地步。」陶昕瑀轻轻地道出自己内心里的感受。

      「也许,我和你就是注定要结为连理。也许,我们之间发生的种种都是命中注定。」阎昊再次打了一剂强心剂,让陶昕瑀完全逃离不开他的魔咒。

      「我的家庭不健全,我的父亲总是叁天两头地向我们母子叁人索要金钱,若是不从便要打要骂的,像个讨债集团一样,你确定要跟在这样家庭里长大的女人结婚?」陶昕瑀睁着杏眸,水汪汪的眼睛里承载着大量的疑虑,她不相信有人竟然会愿意跟她结为夫妻,牵手一世。

      阎昊的眼神完全没有改变,他的立场十分坚定,而且针对她那个混帐父亲,他也一点畏惧都没有。

      「嗯,我们结婚,从此以后,你的世界有我,便可以不必惧怕黑暗的来临。」阎昊语意深沉地说道,他的话语内藏着深深的涵义。

      然而,听在陶昕瑀的耳朵里,这句话就像是一颗稳定剂,给了她相当大的安全感,她想,她大概再也找不到像阎昊这般包容她这样破败家庭的人了,于是,她再次露出了一抹甜甜的笑容,然后终于给了一个正式的回应:

      「既然这样,那么我们就顺从天意吧!」

      ---------

      隔天一早,阎昊便很迅速地和陶昕瑀去办理了结婚登记。

      陶昕瑀即使觉得这个速度快得有些离谱,却还是答应了阎昊的要求,因为自己也没有再好好思考的本钱,父亲应该很快就会再度上门要钱勒索,以她的力量是绝对无法与那个无赖抗衡的。

      阎昊在自己独立书店旁的重划区买了一间坪数颇大的全新公寓,他说他不习惯与不熟识的人同住,可如今他们已经完婚,他再不习惯也必须和她同住,那是他身为丈夫必须克服的障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