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章seeessnghts

    

      throughthesesleeplessnights

      icryforyou

      andwonderwhoiskissingyou

      ohthesesleeplessnights

      willbreakmyheartintwo

      somehowthroughthedays

      idon039tgivein

      ihidemytears

      thatwaitwithin

      ohbutthenthroughsleeplessnights

      icryagain……

      昏暗的华丽六星级总统套房里,缓缓流盪着一段优美的爵士旋律,诺拉琼丝低沉浑厚又温柔的嗓音,缓缓唱着“sleeplessnights”,那象徵着一个人似乎因为过重的心事,而无法安然入眠的心境。

      这是阎昊最喜欢的一首歌。

      身旁的黑胶唱机上因为唱片的旋转而流泻着好听的旋律,他眼前漂浮着一籤白色信封,那封信漂浮在空气里自行拆开,接着,信封里出现了一支自公元七世纪开始出现的黑色鹅毛笔。

      黑色的鹅毛笔在虚空里,开始写下了毛笔主人想倾诉的一字一句。

      鹅毛笔优雅的在空气里写着一连串人类看不懂的文字符号,那是亚斯特帝国的文字,一个在公元前一万年便已在人类世界里消失殆尽的古老文字。

      笔尖划过的空气里,出现了金黄色泽的字句,一行又一行的显示在阎昊面前,那是毛笔主人的字跡,秀丽又柔美,让人不禁想像着毛笔主人的容貌,大约也如同她写的字一般,美丽动人。

      阎昊面无表情地凝视着,信里的内容是一个美丽女人的心事,既温柔又婉约的字句,细细诉说自己的情意,这是一封不折不扣的情书。

      写完后的黑色鹅毛笔停驻在字句旁,等待着阎昊的回音,无奈,坐在那昂贵豪华沙发上的男人眉眼间完全的无动于衷,他轻轻一眨眼,白色信籤连同黑色鹅毛笔瞬间被烈焰的火苗燃烧殆尽。

      而留在空气中的字句也逐渐地一字一句缓慢消失,最终什么都没留下,徒留虚空。

      突然,一位佝僂的老人缓缓自暗处出现,他恭敬地俯趴在地,朝向阎昊:

      「君王,是否该与给回应?毕竟是摄政王的妹妹,赫氏的圣女,若是不予以回信,恐怕会遭人詬病。」

      阎昊抬眸,眼神里透露着一股阴寒的冷光,他将眸光注视在老人身上几秒后,才慢慢开口:

      「差僕役去赫氏回覆,就说本王已寻获繁衍的对象,不必劳烦赫氏圣女操心。」

      老人听完后,缓缓回答:

      「老奴领命。」说完后,老人即刻消失在阎昊面前。

      此刻,满室的黑暗,而诺拉琼丝的歌声仍在继续,阎昊掌心朝上,他在心里召唤着粉色的透视水晶球,一秒鐘的时间而已,粉色透视水晶球便出现在他的手里。

      他右手捧着,左手轻轻由上方划过,原本空无一物的水晶球里突然出现了一抹纤细的身影。

      那个女人环抱着自己缩在小小的沙发椅上,她看着窗外的星空沉思着,表情认真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  阎昊想起两人在奥伊楚夫的夜里,并肩一同欣赏着夜空里璀璨的星光,她亲口告诉他,她想了解魔族,她想和魔族和平共处。

      对他而言,这样的宣言还不够,他是个充满掠夺的魔之君王,他想要她成为他生命中的唯一繁衍者,一个拥有替他延嗣资格的女人,她该坐上那个眾人抢破头的崇高之位,也该躺在他身下承受激烈震盪的衝撞。

      他,心意已决,谁都挡不住。

      看着女人单薄的身影,他很想再次将她搂进怀里,他从不知道自己原来能够这样与人贴近,他也从不知道自己原来能够这样跟一个女人相处。

      阎昊收起水晶球,然后拿起手边的机票,他盯着机票上的目的地,台湾。

      他再一次体验了一个全新的感受,这样追逐着一个人的脚步,是他从未做过的事,而他又再次突破了自己,他忍不住扬起了一抹几乎不存在的微笑,他就要前往她所在的国度,那个小小的美丽国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