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4章脫衣服

    

      隔日一早,阎昊开着租来的休旅车,准时的出现在陶昕瑀的旅宿门口。

      而陶昕瑀晨起后便在旅宿里自己弄了简单的牛奶麦片当早餐,还在背包里塞了几个麵包、2条巧克力、一包蔓越莓果乾跟一瓶水,今天要大量行走加爬山,必须带些粮食在路上当补给。

      她昨晚突然想起自己什么都没准备就去爬山有点不妥,于是,她拿起皮夹就又出门去了趟超市,扫了一点乾粮,打算带着在路上肚子饿时就可以拿出来吃。

      陶昕瑀准时下楼上了阎昊的车后,两人便立即上路前往奥伊楚夫国家公园。

      「昨晚睡得好吗?」阎昊在陶昕瑀上车后便随意地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  「好啊!昨天经歷太多事了,感觉好累,晚上洗完澡就累得不行,一沾床便睡死过去,一觉到天亮呢!」陶昕瑀笑着回答道。

      听见了陶昕瑀毫无心事般的回答,阎昊又不由自主笑了,这两天他感觉自己的笑容好像变得比平常多了很多,而这些变化似乎都是因为陶昕瑀的关係。

      「听起来是很美好的一件事,能够安然入睡是很幸福的事情。」阎昊一边开车一边低沉地下了註解,那嗓音带着不易被发觉的深沉温柔。

      「听起来,阎昊哥似乎很难安然入睡的感觉?」陶昕瑀感觉阎昊的语气里带着一丝羡慕之意,所以她很自然地反问。

      阎昊听了,轻笑一声,「嗯,我的确不怎么好入睡。」他并没有说得太多,关于他自己的私事,他仍旧习惯有所保留。

      「阎昊哥,你要学着开朗一点,多笑一点。就像我一样,每当难过得想哭的时候就学着笑,日子久了,自然而然心思就变得乐观起来,就算是天蹋下来了也能够想吃就吃,想睡就睡,毫无障碍了。」陶昕瑀看着阎昊那张看起来有些冷漠的俊美脸庞,微笑着传授自己的乐天技巧。

      「个性有时候是天生的,也许你就是天生乐观,当然吃睡无障碍。」阎昊回答。

      「那倒是,我的确是天生乐观,否则我也不会还好好的活到现在了。」陶昕瑀听了阎昊的话后,表情有些落寞的笑道。

      面对陶昕瑀突如其来的情绪转变,阎昊有些好奇起来,平时的他并不会想要探究别人的隐私,但是现在,他却很想知道陶昕瑀的心事。

      「为什么这么说?你的生活中有什么因素让你不想继续生活下去?」阎昊追问。

      「不,应该是说,我的生活中还有某些让我坚强活下去的因素,促使我能够坚持着活到了今天才是。」陶昕瑀微笑地说着,心里想起这些让她坚强的因素,竟然还会有些隐隐作痛。

      「每个外表看起来再乐观的人,心里都会深藏着一个别人所不知的伤痛,别以为乐观的人就没有伤痛,乐观的人也会有经歷人生苦楚的时候。」陶昕瑀的话里隐隐带着一抹让人心疼的语气。

      阎昊深深地看了陶昕瑀一眼,只见眼前一直以乐观开朗的模样示人的小女人,眉眼间因为勾起了心事而染上一抹淡淡的忧愁。

      她说的没错,每个外表正向的人,并不代表他们完全没经歷过挫折。

      有些人看起来活得很容易、很轻松,但是外人并不了解,原来他也是很努力的在维持外在的形象,每个人的生活都不如外表看上去那般容易,每个人也都在经歷自己的人生,所以,眾人又何必去互相比较、互相羡慕呢?

      此刻,阎昊发觉自己对于陶昕瑀又有更深一层、更进一步的了解。

      「经歷的越多,代表你的人生越是丰富、越是圆满。」阎昊默默地献上了自己难得的体贴话语,他无法克制的就想安慰眼前这个女人几句。

      然而,这句话对陶昕瑀来说却是相当的受用,她丢掉心里的创伤然后再次扬起笑容,回答:

      「没错,我也觉得其实这些人生过程里的种种伤痕,都是丰富我人生的成长激素,它总是促使我长大、促使我不做白日梦,认真积极的面对自己的生活。」

      「你很坚强,是个聪慧的女子。」阎昊看向陶昕瑀的眼里,盛装着满溢的欣赏之情,只是此刻的他,并不知道这些欣赏之情究竟代表着什么。

      两人就这样来到了目的地,下车之后,他们便开始往山上一步一步走去。

      他们先是走过一片草原,草原上有着几幢木造房屋,此刻的季节正是浓秋转冬的入冬之际,红叶与黄叶交错着,为整座山脉点缀了斑斑色彩,看起来极为美丽。

      然后他们开始进入原始森林的山路,一路上有许多巨大石头立在山边或路边,看起来很像小说中的某种阵法仪式,让陶昕瑀叹为观止。

      然而,事实上它们的确是可以进行某种仪式的石阵,也是阎昊今日非得亲自带陶昕瑀来这一趟的主要目的。

      他领着陶昕瑀走入巨石阵中,趁着她四处在东看西瞧时,偷偷的运用了圣灵之力,啟动了巨石阵中的魔力,藉以唤醒陶昕瑀手上那片能量水晶的真实能力。

      只见此刻阳光的光线射入巨石阵中的某个空洞,那光线立刻变得极为刺眼明亮,并且折射照亮了陶昕瑀手上的血珀,能量水晶的能力便算是被成功召唤而出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