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分卷阅读16

    “睡不着。”

    江鹤泽挠了挠头,问,“那一起看电影吗?”

    电影频道放的是一部老片——色戒。

    方萝坐在他旁边,江鹤泽哪还有看电影的心情,给她热了冰箱里唯一一盒牛奶后就坐在旁边戳着腮笑眯眯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电影里正演到王佳芝利用美色接近易先生从而发生了性关系。

    易先生扒了王佳芝的裙子,自己却衣冠楚楚,后来王佳芝裸露的身体和易先生的纠缠在一起时,方萝下意识看了眼江鹤泽,却发现他并没什么异样。

    电影需要,人家男生都没想什么,自己在这里心虚什么。

    拿起茶几上的杯子喝了一口牛奶,手一抖洒了一身,毛衣被弄湿,牛奶从衣服里透过来,沾到了皮肤。

    “…江鹤泽。”她叫他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不知是不是错觉,总觉得他的声音有点反常,但顾不上问,“我能在你家洗下澡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”他顿了顿,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浴室和盥洗室是干湿分开的。

    方萝洗掉了刚才牛奶沾在身上的黏腻,洗完出来时下意识要找毛巾,拉开隔门,从挂钩上拿起了一条,却忽然想到这是江鹤泽的毛巾。正犹豫着用还是不用,咬了咬唇还是决定放回去,防滑垫铺歪了的原因,竟没起作用,脚下一滑,方萝一屁股滑到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—”

    江鹤泽听见方萝的哀嚎就冲了进去,却没想到看到她什么也没穿的情景。

    方萝只知道天旋地转间自己便被压在了墙面上,江鹤泽覆了上来咬住她的唇,白嫩的双腿被他强迫着大开,舌头被他拖着和他纠缠。

    “江鹤…泽…”

    江鹤泽用自己的身子撑住她不滑到地上,灼热的部位隔着一层裤子抵上她未着片缕的小穴,一下一下的轻轻撞她。

    感觉空气变稀薄,方萝微张着小嘴汲取空气,耳边粗重的呼吸烧的她快要失去意识,明明知道要拒绝,却什么都做不到,只知道哼哼唧唧的哭。一哭胸前那两团绵软就跟着起起伏伏。江鹤泽看的眼神沉沉,他含住她雪白的胸,舌尖在那颗殷红的樱桃的轻舔。

    “萝萝。”他沙哑着嗓子叫她名字。

    “嗯...”

    “干你好不好?”

    他抬头征求她的意见,她眼尾染上淡淡的红,眯着一双含水的眸子像只小奶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