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分卷阅读14

    眼江鹤泽,正巧和他的目光撞上,连忙低下头。

    “想好没。”

    果然。

    方萝装傻,“什么?”

    江鹤泽捏捏她软软的脸,笑,“你属金鱼的?”

    表情宠溺又温柔。

    方萝咬唇,知道早晚都得要面对,抬起头看向江鹤泽的眼,认真道,“想好了。”

    江鹤泽嗯了一声,等着她继续。

    方萝硬着头皮鼓起了勇气,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江鹤泽唇边的笑容一点点消失,笑眼垂下来,表情一寸寸龟裂,那双黑眸像黑洞,仿佛要将方萝吸进去。

    方萝垂下头,“如果伤害到你了…我很...”

    “啪——”话没说完,就听啪一声清脆的响声响起,声音很大,全班皆看向声音的来源。

    方萝看到他的手机在自己面前被摔倒地上,屏幕可怜的碎成一块一块的碎碴。还没来得及抬眼,眼前一黑,只见他站起身便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去?”徐毓红猛地站起身,瞪着眼睛问。

    江鹤泽头也没回,背影直直的。

    徐毓红额头暴起了青筋,“这个江鹤泽!”

    方萝被他的反应过激弄的眼眶泛红,睫毛轻闪,一滴泪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傍晚,channel zurich酒吧。

    徐明策看着面前喝瘫了醉的烂泥一样的江鹤泽,躺在沙发上,一手搭在额头上喘气,这人从叫他来便一言不发到现在,徐明策隐隐觉得自己是不是像个三陪。陪坐,陪喘气,陪发呆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怎么了啊?”

    江鹤泽斜斜的瞥他一眼,还是没说话。

    “早上发疯摔东西走了,把你小同桌吓了一跳。”

    话落,徐明策听见了江鹤泽叫他来以后的第一句话——“她…怎么了?”

    徐明策挑了挑眉,觉得自己貌似猜出了大概,故意套话,“哭了呗,那叫可怜。”

    江鹤泽一愣,又冷了脸,“跟我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徐明策翻个白眼,“是跟你没什么关系啊,就是一天都失魂落魄的,不知道自己回家有没有危险啊?”

    闻言江鹤泽眼神动了动,她…也不是一点感觉也没有啊。

    “你脾气差,不好好学习,总翘课,喜欢抽烟,还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