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分卷阅读9

    方萝哭的直发抖,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。

    “我操进去了?”

    方萝闻言抬起头瞪他,鼻音明显,“你…你流氓。”

    江鹤泽低头和她视线齐平,目光像狼,“才知道?”

    方萝抿着唇,不想再和他说一句话,生着气重新捡起地上的校服裤子穿。刚弯腰,就被江鹤泽一只手拉起来压到冰冷的墙面上,他身上的薄荷味冲袭而来,清晰可闻。

    他缓缓靠近她,方萝蹙着眉偏过了头,嘴唇紧紧的闭着。

    他在距她嘴唇2公分的位置停下,轻笑,“放心,没想那事了。”

    方萝紧绷的小脸这才放松下来,转过头看他,视线还未对上便听见江鹤泽在耳边幽声道,“但你要做好随时做好准备…给我操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沈曦穗正在座位上补口红,看见方萝穿着校服进来有些新奇,“校服这么快就给你了?”方萝点点头,“老师说正好有合适的尺码。”

    “你穿着校服还挺好看的。”沈曦穗补好口红扔到一边,准备下节自习课要写的作业。

    方萝低头看了看身上校服,想起刚才江鹤泽在卫生间给她穿裤子的场景,又红了脸。

    “曦穗!!”沈曦穗正弯着背找书,文艺委沈菲菲就叫了她名字。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开学晚会报不报节目啊?”

    “我不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杂技表演了?”

    “姐姐您饶了我吧,去年就是杂技,今年再来,俗了吧?”

    靠,破六中办个晚会还非每个班都要出节目。去年就是因为没人出节目她才被推出来当靶子,表演了一个胸口碎大石,搞得现在全年级都他妈叫她碎石。

    沈菲菲笑眯眯道,“老徐说怎么着也得出个节目,我报了一个舞蹈,另一个可就指望你了。”

    沈曦穗翻了个白眼,朝沈菲菲比了个中指,“最后一回啊。”

    上课铃声响,江鹤泽插着口袋晃悠悠的走进教室,邓开正坐在窗台上跟人聊天,见他进来扯着嗓子问,“泽哥,晚上打不打台球去啊。”

    江鹤泽笑的春意盎然,冲着邓开扬了一下头,“嗯。”